2004-2020,十六年初心不改

2004-2020,十六年初心不改

“我们要酿制一款真正的美酒,它要好喝到让人想起就垂涎欲滴,还要有更好的健康体验。”
2004年,听花酒总设计师张雪峰带领所创立的春天酒业在与某著名白酒品牌合作时,就提出了这样的产品目标。后因理念差异无缘继续合作,便将愿望深藏于心。

在这同时,他还看到了在冬虫夏草的珍贵健康价值与原始粗放的产品形态、低效利用方法的矛盾中,蕴含着创造一款伟大产品的机会。

于是,张雪峰带领春天酒业、后更名为青海春天的团队,全力投入了冬虫夏草高效利用领域的研究:发明冬虫夏草纯粉片,创立极草品牌,实现了冬虫夏草这一珍稀有限资源的高效利用。

实现让冬虫夏草造福更多人的梦想

实现让冬虫夏草造福更多人的梦想

2012年,极草已经成为冬虫夏草高效利用领域的领军产品。4月《名牌》杂志专访时,张雪峰说出了自己在9年前就存于心底的、让冬虫夏草造福更多人的梦想:极草是对现有珍稀有限资源的高效利用,下一步我们要实现的是资源扩容,实现人工抚育和野外增产结合。

早在2010年,他就已经开始系统组建以生物学、微生物学、分子生物学、生物化学等多领域多学科专业人才为核心的研究团队,有条不紊地展开了大量重要的基础工作。

2013年3月,冬虫夏草人工繁育实验室建成。4月,冬虫夏草分子生物学研究室建成。2013年12月,斥资千万完成了世界上首个冬虫夏草菌和寄主蝙蝠蛾的全基因组测序。2015年,完成了冬虫夏草优质菌株筛选。2016年,完成了冬虫夏草菌侵染寄主技术的摸索和确定。

在这个过程中,极草产品上市的八年间,遵照法规政策与管理要求,产品身份历经了数次变化——从普通食品、到中药饮片、到食药总局批准的试点产品,企业经营面临着巨大压力。2016年3月31日,又因政策调整原因在国内停产,青海春天完成A股上市工作不到一年就失去了主要营收产品。但张雪峰却始终坚持着这个梦想。

2018年3月,冬虫夏草人工抚育在实验室取得重大突破。

2019年3月,实现冬虫夏草寄主蝠蛾幼虫饲养繁育的世代循环,这代表着实验室级别的冬虫夏草人工抚育取得了全面成功。2019年5月,3500平米的中试厂房开始建设,四川、青海的三个野外增产实验基地同步开始启动。

2020年,冬虫夏草野外增产项目取得突破性成果。

张雪峰带领团队,在冬虫夏草人工抚育野外增产及应用项目研究中,已获国家发明专利9项,正在审核中的发明专利4项*。

听花生津白酒,是上天给饮者的巨大恩惠

听花生津白酒,是上天给饮者的巨大恩惠

背负着巨大压力,在实现虫草梦的同时,张雪峰毅然决定重回酒业。2016年的⽩酒⾏业尚处于低⾕期,更好喝、更健康的两大需求仍未被充分满足。此时的他,仍然坚守着那份纯粹——只做有独特核心价值的产品。他像当年打磨虫草那样一头扎进了白酒研究领域。

极高要求的目标无疑是极具挑战的:既要保持白酒粮香底味、醇香浓郁的特色,又要满足健康需求,意味着不能使用任何影响口味的功能原料。在目标、合规原料、工艺交互组合下,研发团队尝试了数百个方案都未果。张雪峰带领团队通宵达旦地研究。

一次,他在凌晨4点的实验室靠着椅子小憩。恍惚的梦境中,自己好像在雪山上寻找着什么。一位腰系金绳、白髯飘飘的老者来到面前,挥起拂尘在他手心写下一个“活”字,翩然而去。手中的活字晶莹璀璨,五彩流转。醒来的他,下意识地将手指覆在手心上,思绪仿佛穿过千万年的时空与古时的智者相通,脑海中浮现出看过的一句话:“水在舌边即为活”!他蓦然惊觉:舌边之水不正是口水——唾液吗,既能“津津有味”,也能生津增益。

受此启发,听花酒研发团队历时四年、3091次方案试制调整,在传承传统白酒酿造技术优势的同时,创立白酒制化增益工艺,获得国家发明专利3项、正在审核中的发明专利6项*,突破性地将白酒大热燥烈的酒性制化到温凉适中,得到香高一寸、味厚三尺、落口生津的珍贵酒体,酿造出听花“生津白酒”,取得了口感、体感和饮用价值的全面提升。

应用现代科学方法进行的男女两性人群饮用测试研究,以客观的数据指标检测进一步验证了听花酒的可喜成果。

面对初步成果,研发人员不禁感叹,“如果没有那个梦,我们想不到口水的神奇作用,也就做不出听花。听花酒,是上天给饮者的巨大恩惠啊!”

*数据来源:国家知识产权局 中国及多国专利审查信息查询(http://cpquery.cnipa.gov.cn)

温馨提示:过量饮酒有害健康,未成年及孕妇请勿饮酒

咨询热线:

蜀ICP备17033413号-2